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科学幻想  »  卫斯理与白素之阳痿的真相-在线网站亚洲

卫斯理与白素之阳痿的真相-在线网站亚洲
在线网站亚洲俩人见她一副情急模样,误以为她饥渴难耐,于是一挺大肉棒,便準备提供进一步的服务。 「夫人,你的身体真是迷人,能为你服务,是我们最大的荣幸!」俩人御女有术,合作无间。 小龙仰躺着将白素往怀里拽,小虎则自身后搂住白素往小龙身上推。 白素和两个赤裸精壮的小伙子贴肉拉扯,只觉慾火流窜,筋软骨麻,身不由己便撅着屁股趴倒在小龙身上。 身后的小虎见白素撅起的大屁股,圆滚滚、白嫩嫩,那螺旋状的小屁眼,紧绷绷、密实实,真是美轮美奂,不插可惜。 他当机立断,一挺肉棒,便向白素紧缩的屁眼插去。 白素后庭紧嫩窄小,犹是处女之地,如今骤然遭受巨大肉棒撞击,一下子又那能进得去呢? 她「哇」的大叫一声,只觉后庭火热,疼痛异常;此时身下的小龙也挺着肉棒,由下而上朝她阴户里戳。 白素前后均遭夹击,吓得花容失色,浑身乱颤,慌忙使尽全力,拼命一挣。 一挣之下,天旋地转,彷彿骤然间从高处跌落,待她回过神来,却见自己正躺在卧房床下。 「唉哟!吓死我了!还好只是作梦!」她如释重负,却又惘然若失,梦中情景历历在目,高涨的慾情尚未退潮;白素长叹一声,不知自己到底是该庆幸,还是该感觉失望。 她失魂落魄的坐在床上,目光正对着梳 台上的神像,她漫不经心的随意一瞥,不禁大吃一惊。 神像胯下阳具竟然胀大勃起,呈180度笔直朝天! 原本围在腰间的虎皮裙已被撑得向上翻起,宛如一件奇形怪状的上衣。 「我的天!这怎幺可能?难道梦还没醒?」白素不可置信的揉揉眼,上前定睛一瞧。 只见那阳具由胯下翘起,直顶到神像鼻端,长度起码有三十公分。 它粗如儿臂,青筋毕露,硕大的龟头兀自微微颤动,实是狰狞可怖,望而生畏。 白素目瞪口呆,腿脚发软,竟然僵立在神像面前动弹不得,此时她突然清楚听到,神像正对她传达讯息。 「绿云罩顶,在劫难逃,献身本神,可免烦恼。」白素心想:「我不是疯了,就是还在作梦!」她呆立了一会,身体逐渐恢复正常,遂慌忙打开电灯欲待详细察看。 灯光乍亮,她本能地眨了眨眼,谁知就在眨眼之间,神像已尽复旧观,那条虎皮裙可好端端的还围在神像腰上啊! 铃∼∼铃∼∼床头电话响了好一阵,白素才迷迷糊糊醒了过来。 她拿起电话餵了一声,便听到小蔡道:「夫人,老爷刚才打电话来,说他已经到西安了,大概十天左右才会回来。他说夫人的电话没人接,因此要我转告夫人。」白素放下电话,看看时间已是下午三点,便伸个懒腰,起身走进浴室。 昨夜怪事连连,她必需舒服的泡个热水澡,以放鬆心情仔细思考。 「嘿嘿∼∼老爷不在家,这下机会可来了!」李嫂将白素的晚餐送上楼后,小蔡便紧张兮兮提心吊胆,直到李嫂将白素用过的餐具收拾下来,他才算稍微鬆了一口气。 他有意搭讪道:「李嫂,夫人今天胃口好不好?」李嫂白了他一眼,神气的道:「怎幺会不好?我作的菜,夫人向来都喜欢吃的,你看,一点也没剩!」小蔡闻言心中暗喜,当下又奉承李嫂两句,便偷偷摸摸朝楼上走去。 小蔡走到三楼楼梯口,立即小心谨慎的趴下,悄悄向室内窥看;只见客厅里空蕩蕩的,竟不见白素踪影。 他心中纳闷,心想:「奇怪!难道刚吃饱就去睡觉了?」他观望了一会,见没什幺动静,便大着胆,缓缓向白素卧房爬去。 白素果然就在卧房,她坐在床上呆望着神像,脸上满是疑惑不解的神情。 小蔡看看手錶,时间应该也差不多了,便又爬到楼梯口,走下楼去。 「好消息!夫人说老爷不在,家里没什幺事;大家放三天假,轻鬆一下!现在就可以走啦!」卫府除管家小蔡外,另有司机小陈、花匠老吴、煮饭的李嫂、负责清洁的陈嫂,合共五名下人。 五人中除小蔡外,其余四人均各有家室,因此也最盼望放假。 如今小蔡假传圣旨,四人丝毫不疑有他,片刻之间,便都兴沖冲的离开卫府。 四人一走,小蔡立刻关上大门,大摇大摆直上三楼。 自从神像安置卧房后,白素便三番两次有所感应,她既觉疑惑又感惊奇,于是便麵对神像凝神静思,试试是否可主动和神像取得连繫。 她枯坐了一会,只觉全身逐渐酸软无力,四肢竟然挪动困难。 她吃了一惊,默默祷告道:「大神啊!难道小女子有何不敬?您为何施法使小女子难以动弹?」她虔诚的祷告一会,忽然又听到同样一句话。 「绿云罩顶,在劫难逃,献身本神,可免烦恼。」白素心中默想:「大神啊!小女子愚昧,请您明示吧!」就像有心电感应一般,白素忽然清楚感觉到,神像开始和她对话了。 神像:「卫斯理绿云罩顶,你失身乃是定数,但是如献身本神,当可免除劫难!」白素:「大神,这从何说起?小女子一向洁身自爱,又已年近五十,怎幺还会失身于人呢?」神像:「天机不可洩露,到时候你就知道了!」白素:「那我会失身于何人呢?那个人我认识吗?」神像: 「认识!」白素:「啊!………请大神解除小女子身上禁制!」神像:「本神并未对你施禁!」白素:「那我怎幺会全身无力,难以动弹呢? 」就像电波断讯一般,白素突然就无法和神像再行连繫。 她心想:「糟糕!我现在几乎无法动弹,要是神像所言属实,那个人真来了,我不是任他宰割吗?」她焦急的试着挪动手脚,发觉手脚虽然勉强能动,但是却重如千斤,动作迟缓。 她洩气的缓缓躺下,心中不禁七上八下,忐忑不安。 小蔡紧张兴奋的走进卧房,只见白素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;虽说情势已完全在他掌握之中,但下人面对主人,心里总是有一种先天的畏惧。 他试探的叫了声「夫人」,白素闻言身躯一抖,随即怒斥道:「放肆!我的卧房你怎幺可以随便进来?还不快出去!」小蔡见她虽然怒骂,但却依然躺卧不动,不由胆气一壮。 他边脱衣裤,边淫笑道:「夫人,我就不出去,看你能怎幺样?」。 白素见他竟然脱去了衣裤,不禁心里有数,神像说的那人準是小蔡没错。 她心中思忖:「我早觉得他眼神不正,没想到他胆子居然这幺大,看来今天兇多吉少!」当下虚张声势的叫道:「陈嫂!你快上来一下!」小蔡听她叫唤陈嫂,不禁哈哈大笑道:「夫人,你别叫了,我已假传圣旨,放了他们三天假,现在家里除了夫人,就只剩下我了!」他说完,随手就在白素奶子上摸了一把,白素气得抬手就打,但手只抬起一半,便再也举不起来。 小蔡:「夫人,你体质真好,竟然还能动手,呵呵∼真是吓了我一大跳!」白素:「可恶!原来是你搞得鬼!你真卑鄙!」小蔡:「呵呵∼∼夫人,我可是有牌照的药剂师啊!怎幺样?我配的药很有效吧?」白素闻言心中一动,暗揣:「卫斯理阳痿,我老以为是神像作怪,莫非我推断错误,事实上是小蔡在暗中动的手脚?」于是问道:「你是不是也在老爷身上下药?」小蔡肆无忌惮的往白素身边一躺,一边抚摸她修长圆润的大腿,一边暧昧的说道:「夫人,我已经想你好久啦!有关你的一切,我都打听得清清楚楚了。你今年47岁,身高172公分,体重62公斤,血型A、天平座,三围38D、 28、38………」他口沫横飞,背出一串资料,但却只字未提,是否在卫斯理身上下药。 「我的资料你既然这幺清楚,我夫妇俩是什幺样的人,你应该知道吧?」「呵呵∼∼你夫妇俩大名鼎鼎,我怎幺会不知道?不过我只对夫人有兴趣,呵呵∼∼ 」「我已经是四十七岁的老女人了,你又何必对我这样?」「呵呵∼∼这都要怪我弟弟啰!我弟弟说:夫人虽然已经47岁,但一身嫩肉光滑柔软,可一点也不比17、8岁的小姑娘差,要是能弄夫人一下,保证清凉退火,滋味无穷啊!」白素一听大感讶异,便问道:「你还有个弟弟?他是干什幺的?」小蔡抓住白素手掌,强拉至胯下握住自己硬梆梆的肉棒,淫笑道:「我弟弟就在这儿,你自己问他好了!」白素羞得满脸通红,但又无力反抗,只好怒骂两句,以发洩心中愤恨。 小蔡愈发得意,他七手八脚将白素脱得精光,不三不四的道:「夫人,你还真骚啊!都一大把年纪了,还学小女生穿丁字裤!」白素气极,闭眼不发一语,但小蔡却不肯让她耳根清静,他嘻皮笑脸的道:「夫人,我进来工作后,就千方百计偷窥你的身体,这两年以来,也侥倖看到过几次。每当我看到你裸露的身体,就会作一首诗以为纪念。我现在念两首给你听听,你看作得好不好?」「夫人今年四十七,青春常注真美丽,肌肤滑腻白又软,最是迷人小浪屄!玉腿修长嫩又滑,胸前一对大咪咪,香臀耸翘风情好,作爱保证得第一!」他抑扬顿挫,边唸边解释。 白素是有古文根底的,见他用语粗俗下流,还自鸣得意,不禁哑然失笑。 小蔡见白素一笑,可乐坏了,他得意洋洋的道:「夫人,不是我吹牛,你身体的每一部位,我都有办法作诗讚美,不信我当场作一首给你看!」他一边用手指轻抠白素屁眼,一边胡诌道:「屁股两瓣嫩又白,中间夹个小屁眼,屁眼小小紧又密,我想进去钻一钻!」白素被抠得痒澈心扉,那还有心情听他胡诌? 小蔡见她白嫩嫩的屁股乱扭,不觉愈发来劲。 他将白素翻过来趴着,然后拿两个枕头垫在她肚皮下。 如此,白素的屁股便朝上撅起,阴户和屁眼均一览无遗。 只见那屁股丰满多肉,又圆又翘,那阴户肉缝微开,饱满潮湿;那褐色的屁眼呈螺旋状微皱,密实紧凑,撩人遐思。 白素见小蔡将自己摆成此种姿势,显然立刻就想要侵犯自己,便急急叫道:「你还没告诉我,是不是也在老爷身上下药呢!」小蔡嘿嘿一笑,慢条斯理的道:「反正时间很多,我也不怕你藉故拖延,我就老实告诉你好了!没错,老爷性慾减退,阳痿不举,确实是我下的药。我原想趁夫人欲求不满,趁机勾引夫人;谁知道夫人却规规矩矩,使我无机可趁。嘿嘿嘿∼∼我现在可要改变计画,人财两得了!」白素闻言一惊,忙问道:「什幺人财两得?」小蔡笑道:「我乾了管家后,才知道老爷名下的财产多到花不完,嘿嘿∼∼这几天我会使尽浑身解数,让夫人风流快活,如果夫人嚐到滋味,愿意继续和我保持关係,那事情当然好办啰!否则的话∼∼∼呵呵,我自然还有别的办法。」白素冷哼一声道:「你想得倒挺美!你难道不担心老爷找你算帐?」小蔡得意的道:「我仔细研究过老爷的所有着作,他粗枝大叶,有勇无谋,远不如夫人精明干练,思虑周详。我根本就不担心老爷,我只担心不能让夫人快活!」他说完,便将嘴贴在白素屁股沟上,舌头一伸,就舔了起来。 白素「唉哟」一声,只觉阴户屁眼已同时遭到肆虐。 小蔡一会用舌头大力刷舔阴户,一会又用舌尖轻钻屁眼,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交互刺激,使得白素忍不住浑身乱抖,淫水直流。 她颤声道:「我如果答应和你合作,那老爷的阳痿能治好吗?」小蔡蓦地停止动作,嘿嘿阴笑道:「夫人,你还真是疼老爷啊!只要夫人愿意合作,我保证老爷很快就能生龙活虎!」白素疑惑道:「真的吗?那会不会留下什幺后遗症?」小蔡笑道:「夫人,你放心!我用在老爷身上的药,会随着人体新陈代谢自然排出,老爷只要停用药物,很快就可以恢复正常了!」白素道:「你既然在老爷身上下药,为什幺医生检查不出来?」小蔡说道:「医生只是作身体的检查,又不是作药物检验,当然检查不出来啦!」白素又问道:「既然药物会随着新陈代谢排出,那你不是每天都要对老爷下药?」小蔡道:「是啊!我每天替他泡茶,就顺便加在茶里,也不麻烦啊!」白素哼了一声道:「你还真是处心积虑,用心良苦啊!」小蔡淫笑道:「夫人,你稍等一下,我马上就来让你舒服!」他说完,光着屁股就跑了出去,白素觉得莫名其妙,不知他到底搞什幺鬼,一会儿,小蔡扛着摄影机回到卧室,白素方悚然心惊。 小蔡上下跑了两趟,将灯光设备搬齐,然后熟练的开始架设各项器材。 白素惊慌失措,六神无主,心想:「糟糕!真要被他拍成小电影,我这辈子可全毁了!」突然,神像的感应又来了! 神像:「现在你相信了吧?献身本神灾祸立解,你愿意吗?」白素心想:「与其失身小蔡,身败名裂,还不如献身神只,消灾解厄!」当下便在心中默想:「我愿意!」她此念一起,立时便觉得全身火热,慾念如潮。 她慌忙在心中默祷:「大神!现在可不是时候啊!您也不必急在一时嘛!小蔡就在眼前,您叫我怎幺献身嘛!」神像:「凡眼怎识真滋味?春情蕴酿趣更浓。无碍!」白素还想抗辩,一根无形的长舌,已灵活无比的钻入她的肉缝;她只觉春心蕩漾,慾火陡然间便旺盛的无法控制。 小蔡听到白素呻吟,不禁转头察看,只见她两手紧抓床单,屁股乱扭乱摇,一副欲仙欲死的模样。 他疑惑的趋前近看,发现白素两片阴唇竟左右分开,露出里面樱红成熟的肉穴。 那肉穴开合蠕动,阴唇翻进翻出,穴内淫水嗤嗤作响,就好像真有根阳具在大力抽插一般。 「咦!怎幺会这样?夫人自慰的功夫,可真是出神入化啊!」小蔡啧啧称奇之下,并无暇细想。 他将白素翻身面对镜头,然后打上灯光作最后校正,待一切布置妥当后,他得意洋洋的挺着鸡巴,大叫一声:「夫人,欧美色综合影来啰!」便飞身扑向白素。 也不知是神像有灵,还是小蔡的命运不济,他飞身而起时,脚下刚好缠住连着摄影机的电线,只听「砰」的一声巨响,摄影机不偏不倚正好就砸在他后脑勺上。 小蔡「轰」的一下,便颓然趴倒在床上,也不知是死是活。 亲眼目睹一切的白素,不禁惊呼出声,她瞥了神像一眼,心想:「大神!这样安排也太离谱了吧?他要是这副模样死在我的床上,我不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吗?」她心中虽然埋怨,但下体传来的快感却愈加强烈,显然神只丝毫未受影响,仍在继续享用她成熟的蜜穴。 小蔡突然爬了起来,他两眼茫然的穿上衣服,随即摇摇晃晃的走下楼去。 方经高潮的白素见状,又开始耽惊受怕,但直到她恢复行动能力,小蔡却始终未再上楼。 世事有时曲折複杂,有时却又直接了当。 次日,交通队来电:「小蔡昨夜车祸身亡,请通知家属处理后事。」卫斯理兴沖冲的打电话回来,他语气高亢的道:「素!我好了!明天就赶回去,你等着讨饶吧!」白素原本躺在床上昏昏欲睡,听完电话不禁睡意全消。 她心想:「卫斯理迫不及待想一逞雄风,显然已经完全好了。他醋劲颇大,小蔡的事情,到底要不要据实告诉他呢?」白素一想到小蔡,忍不住从心里生出一股寒意,那天要不是自己答应献身神只,事情恐怕真要糟糕! 白素想着想着,脸就红了起来,她心里嘀咕道:「这淫神也真是的!当着小蔡的面,就硬要和自己那个,简直羞死人了!」虽然已是六七天前的事,但那种紧张刺激的销魂滋味,却仍在心头萦绕;白素心中一荡,两腿不禁夹紧了丝被。 「我明天就要回去了,你还没正式献身呢!」清晰的话语突然响起,白素不禁吓了一跳;她转头一看,不由又是一惊。 只见神龛前竟站着一名皮肤黝黑,高鼻深目的赤裸汉子,瞧他面貌与神像一般无二,只是尺寸放大,已宛如真人。 白素目瞪口呆了好一会,才震慑心神,疑惑的问道:「您……就是………大神……小女子不是………已经献过身了吗?」那人呵呵一笑道:「本神法体已现,现在就用白话开示吧!所谓献身,是你取悦我,并非本神取悦你,你可明白?」他说完,便双手叉腰,倨傲的站在神龛前面。 白素闻言恍然大悟,不禁满脸通红。 她心想:「他既不坐又不躺,却叉腰站立,不是摆明了要我先替他吸那玩意嘛!」白素向来规矩正经,除夫婿卫斯理外,可从未替他人作过这事;此刻眼前虽为神只,但她仍觉娇羞无限,难以为情。 「呵呵∼∼你既然害羞,本神便助你一臂之力!」白素正犹豫之际,突觉眼前一花,卫斯理竟然可怜兮兮的站在跟前;他垂头丧气套弄着阳具,满脸愧疚的望着自己。 白素又是心疼,又是怜悯,慌忙上前跪在胯下,捧着阳具便吸唆起来。 「咦!不对,卫斯理不是还没回来吗?他怎幺会在这里?」这念头一闪即逝,瞬间白素的注意力,已全被胀大的阳具所吸引。 只见它粗如儿臂,坚硬火热,青筋毕露,活蹦乱跳;真是神威凛凛,令人望而生畏。 「卫,你怎幺变得这幺粗,这幺大?好可怕喔!」神魂颠倒的白素,见夫婿阳具突然脱胎换骨,粗长倍增,不禁喜出望外。 她每舔一下,就觉心头一跳,每唆一口,就感下体一痒。 充满活力的阳具,触发她亢奋的情慾,白素只觉春情蕩漾,下体空虚。 她心想:「若是再不将阳具纳入体内,我真会饥渴的发狂!」。 「卫!你别站着了,我们到床上去吧!」白素娇媚诱惑的发出呼唤,卫斯理立即从善如流,仰躺在床上。 白素迫不及待腾身而上,抓住那大肉棒就朝阴户里塞,只是肉棒过于雄伟,一时之间竟难以如愿。 她一边扭动屁股调整方位,一边急切的叫道:「唉呀!你也帮帮忙嘛!」她这幺一叫,手中肉棒陡然间便细了许多,只听「嗤溜」一声,肉棒便顺畅的滑入,直顶到底。 白素酣爽畅快之余,不禁深觉诧异,她心想:「奇怪!又不是如意金箍棒,怎幺忽然变细了?」「呵呵∼∼神根正如金箍棒,粗细长短尽随人意,总之要你舒服便是!」白素闻言一惊,低头一瞧。 怪怪! 身下这人那是卫斯理啊? 他黝黑乾瘦,高鼻深目,可不正是那个淫神啊! 此时阳具在体内迅速胀大,瞬间已到达忍耐极限。 白素只觉下体肿胀欲裂,便向后一撅屁股,想让阳具从体内脱出。 谁知她屁股一撅,快感立至,体内敏感部位,全都受到无微不至的搔刮。 那种欲仙欲死的滋味,使她屁股起而又落、落而又起,不知不觉,便快活的套弄起来。 此刻,身下何人已不重要,她大奶晃蕩,屁股乱摇,只渴望那片刻的快意逍遥。 就在白素放浪形骸之际,淫神口中突然窜出一条分岔长舌,那长舌两岔犹如蛇信,倏忽已分别啄刺着白素敏感的乳头。 舌尖一刺乳头,白素便打个冷颤,子宫一缩。 剎时,白素冷颤连连,子宫猛缩,那种舒服畅快,简直无法言喻。 平日高贵端庄的白素,在欲焰狂涛下再无矜持,她伏身紧紧抱住淫神,张嘴吐舌便主动献上香吻。 愉悦快感如潮水般一波接着一波,白素随即没顶于——销魂的慾海。 「卫,你那天去牛郎店到底发生了什幺事?快说嘛!」「我那天到牛郎店找王老闆,王老闆劈头就说:『神明已有指示,我只要参加考古队到西安去,就会知道事情真相。』我说:『你知道我为什幺找你吗?』他说:『不知道,不过神明知道。』我听他张口闭口都是神明,真想上去搥他一顿。他见我面色不善,就将『镇店之宝』请出来,要我自己跟他沟通。」「哼!年纪一大把了,还动不动就想打架!后来呢?」「我又没真打,你紧张什幺?后来那『镇店之宝』就跟我说话,嗯∼∼也不是他真跟我说话,是我感觉到他跟我说话。然后我就去了西安,『镇店之宝』就暂时移驾你的卧房。对了,那『镇店之宝』已经回去了是吧?我还有事情想问他呢!」「今天一大早,王老闆就接回去了。你要问『镇店之宝』什幺事?」「他要我跟考古队去西安,还说:『去了就会知道事情真相。』结果我去混了十多天,只找到时光飞逝,岁月如梭,多采多姿的冒险生涯已渐趋平淡,卫斯理此刻正懒散的躺在沙发上假寐;妻子白素则在一旁地毯上,认真的作着韵律操。「卫!别老是躺着,起来动一动!」「唉!我就是提不起劲嘛!」「哼!什幺提不起劲,我看你是内分泌不平衡吧!」四十七岁的白素,弯腰踢腿劲道十足,她汗湿的胴体在韵律服紧裹下,凹凸分明,丰腴圆润,妩媚成熟的风韵,丝毫不减当年。 卫斯理望着她撩人的体态,若有所思的叹道:「素……你话中有话是在怪我吗?我现在年纪大了,可不能跟年轻时比啊!」白素抬腿高举过头,娇笑道:「你只不过大我三岁,装什幺老?快起来动动吧!」卫斯理出其不意,猛地从沙发上弹跳而起,一把便搂住白素柔软的腰肢。 「唉呀!我全身都是汗,你别动手动脚啦!」「呵呵∼∼你的汗可真香,嗯,保养的真好,身材一点也没变啊!」卫斯理猴急的在白素身上搓揉亲吻,白素娇嗔连连,心中暗喜,脸上不禁流露出难掩的春情。 她生活优渥,保养有方,虽然年近五十,但生理机能依然畅旺。 但近年来,卫斯理意志消沉,性情丕变,非但不再出外寻奇探险,就连房事也已澈底禁绝。 白素对此深感不满,但碍于自尊也不便厚颜需索,如今卫斯理突然表现出兴致勃勃的模样,白素久旷之下,心中不免暗自窃喜。 「卫!别歪缠了,先让我去洗个澡嘛!」「好啊!咱们就先洗个鸳鸯澡吧!」白素韵律服一脱,卫斯理顿时觉眼前一亮。 他目光在白素赤裸身躯上来回审视,心中不禁感叹道:「唉!她已经四十七岁了,身材还是这幺匀称、肌肤还是这幺柔嫩,我真是暴殄天物啊!」白素见他痴痴望着自己,不禁嗔道:「死相!都老夫老妻了,你还色瞇瞇的盯着我干嘛?」卫斯理也不答话,上前兜住她白嫩的奶子,捏着乳头便恣意玩弄起来。 白素饱满的双乳虽微微下垂,但棉软滑腻却丝毫不逊往昔。 卫斯理揉捏了一会,只觉阳具似欲奋起,便埋首丰硕滑腻的双乳间,含着乳头吸吮,以寻求更大刺激。 久旷的白素经此挑逗,立即慾火如焚,一发不可收拾。 她只觉下体酥痒,春潮汹涌,两腿酸软的几乎站不住脚。 她慵懒的哼了一声,轻轻推开卫斯理,便缓缓仰躺在浴缸中。 卫斯理见她两腿分开搭在浴缸边上,粉红色的阴唇尽显,含羞带怯的阴门微开,那撩人的姿态,简直诱惑到了极点。 卫斯理在白素对面坐下,一面爱抚白素成熟迷人的私处,一面急吼吼套弄着自己的阳具。 这两年来他突然禁绝房事,实有不得已的苦衷;如今娇妻一副欲情亢奋,饥渴难耐的模样,他虽然心虚,也不得不鞠躬尽瘁,拼命一试啊! 阳具虽已胀大,却仍软垂无法挺举。 白素满心期待卫斯理粗壮的阳具,能尽快插入自己空虚的下体,谁知卫斯理套弄了半天,阳具却依然软垂,这一下,可把白素给急坏了。 「卫!你怎幺了?要不要我来帮你?」卫斯理羞愧欲绝,半晌才满脸歉疚的道:「唉!真是丢脸,我这家伙就是硬不起来!」白素闻言又急又怜,一把抓住那软垂的肉棒,二话不说,立刻就含在嘴里吸唆起来。 卫斯理只觉龟头酥痒,酣爽畅快,心中慾火简直旺盛的不行;但说也奇怪,他那话儿却依然故我,硬是不肯争气。 白素口唆、舌舔、指搔、乳揉,使尽浑身解数,但卫斯理却依然不举,她伤心失望之下,不禁难过的呜咽起来。 「呜∼∼你这样有多久了?怎幺不早告诉我……呜………」「唉!……我真是对不起你…这样……已经快两年了………」「哼∼∼怪不得你阴阳怪气,意志消沉,原来是因为这个………看过医生没有………」「唉!医生根本就找不出原因,他们都说我一切正常……」「好了,没关係啦!反正都老夫老妻了,也无所谓啦!不过既然有毛病,就要找出原因,我看等一下咱们要好好谈谈!」白素欲情未餍,实在是难过异常,但为安慰羞愧欲绝的卫斯理,只得强忍慾火,装作无所谓的模样。 她温柔地替卫斯理搓洗身体,再次尝试刺激那软垂的肉棒。 但无论她舌舔嘴唆、奶夹阴磨,肉棒却软垂依旧,丝毫没有振作的迹象。 事情既已说破,卫斯理反倒觉得如释重负,他坦然的道:「素,你别白费功夫了,要是这样有用,那也不叫毛病了!」浴罢,白素抽丝剥茧,鉅细无遗的开始询问卫斯理。 她的心思细密,逻辑清晰,卫斯理在她询问下,竟然逐渐理出了头绪。 白素:「一般而言,男人年纪大了,或多或少都会有这方面的毛病,不过你才五十岁,身体一向又很强壮,应该还不至于严重到阳痿的程度。阳痿通常有两种状况,一是身体有毛病,二是心理因素影响。医生既然替你详细检查过,说你身体、心理都没问题;那你就要思考,是否受到不知名外力的影响。你再仔细想想,那段时间是否有什幺不寻常的怪事。」卫斯理:「不寻常的怪事倒是没有,莫名其妙和人打了一架,倒有一桩。」白素:「嗯,你说来听听。」卫斯理道:「其实也没什幺大不了的,我只不过是误闯牛郎店,和店里保镳打了一架。事后他们老闆不但透过小郭来陪罪,还破例让我参观他们的『镇店之宝』呢!」白素:「『镇店之宝』是什幺玩意?」卫斯理:「那是他们故作神秘的噱头,所谓『镇店之宝』只不过是座木雕神像罢了!」白素:「木雕神像刻得是什幺神?你参观时,是否说了什幺不敬的话?」卫斯理:「什幺神我不知道,是否说了不敬的话,我也不记得了。」白素:「嗯∼∼你再仔细想想,是不是参观过神像后,你就不行了。」卫斯理眉头深锁想了半天,突然惊叫道:「没错!就是参观过神像后,我才不行的!他妈的!我非找那老闆算帐不可!」他怒气沖冲,一跃而起,随手拿件衣服披上,便欲出门。 白素一把拉住他,叱道:「你就是毛毛躁躁,要去也得先打听一下,那家店还在不在啊?」那家店不但还在,生意还好得不可开交,目前在东南亚仕女界,这家店可是她们纵情淫乐的首选呢! 卫斯理打听清楚后,迫不及待的便穿衣外出。 白素见他猴急的模样,忍不住调侃道:「你这会可有精神了?年纪大了还是小心一点的好啊!」卫斯理边朝外走,边怒声道:「你放心好了,既然找出原因,我就有办法解决。哼!说不定今天晚上,我就能叫你讨饶!」「夫人,老爷气沖冲的,要去那儿啊?」卫斯理出门后,白素脱下浴袍正準备更衣,谁知管家小蔡却大呼小叫的闯了上来。 她措手不及之下,慌忙摀住了下体,怒斥道:「谁叫你上来的?!还不快下去!」小蔡色瞇瞇的又偷瞄了两眼,才依依不捨低头退下。 白素的春光尽洩,心中不禁勃然大怒。 要知卫府规矩森严,卫斯理夫妇居住的三楼,除打扫清洁的陈嫂外,一向严禁他人擅入。 这一来是为了保护个人隐私,二来也怕诸多珍贵资料外洩。 如今小蔡不但擅闯禁区,还盯着自己裸露的身体猛瞧,简直太不像话了! 「哼!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一点规矩也不懂!」白素想到他猥亵的眼神,心中不禁又骂了两句。 小蔡现年三十五岁,是前任管家老蔡的孙子,他外貌倒也朴实忠厚,只是目光闪烁,眼神不正。 当初老蔡推荐他时,白素直觉上就认为这个人靠不住,但碍于老蔡院av无码波情面,最后还是勉强用了他。 小蔡进门两年多,虽然表现无可挑剔,但白素却始终觉得他面对自己时,眼神中充满淫秽猥亵。 由于这只是一种感觉,并无证据显示小蔡意图对她不轨,因此白素除了心里犯嘀咕外,可从来没跟卫斯理提过这档子事。 小蔡挨骂下楼后,眼前仍晃蕩着白素丰腴的赤裸胴体。 那丰满白嫩的大奶、那整齐乌黑的阴毛、那修长圆润的玉腿、那硕大耸翘的香臀……方才虽只惊鸿一瞥,但白素完美无瑕的美妙身躯,已深深映入他的脑际。 慾火邪念已被勾起的小蔡,抬头望向白素的卧房,嘴角不禁露出一丝狞笑。 午夜十二点卫斯理还没回来,白素不禁有些焦躁。 她心想:「牛郎店就在市区,卫斯理怎幺去了这幺久还没有回来?他到底上了年纪,可千万不能有所闪失啊!」她越想越觉不安,刚想换上衣服,按址直奔牛郎店;电话突然响了起来。 卫斯理:「素,是我啊!我现在人在上海,明天一早就去西安,我没事,你放心啦!」白素:「你在上海!去西安干什幺?什幺事这幺急?」卫斯理:「呵呵∼∼我奉了神旨,加入一个考古队。对了,牛郎店的『镇店之宝』送过去了吗?」白素:「你乱七八糟说什幺嘛?到底是怎幺一回事啊?」卫斯理:「唉!一下也说不清楚啦!反正『镇店之宝』送来,你就放在卧房好好保管;其他事情等我回来,再详细告诉你吧! 」卫斯理没头没脑的一通电话,搞得白素莫名其妙,她还没空细想,只听小蔡在楼下叫道:「夫人,有人送东西来,一定要亲自交给你。 」白素下楼一看,只见客厅中站着三名陌生男子。 为首之人年约五十上下,国字脸,八字胡,一副精明干练的模样;其余两人均为三十上下的粗壮大汉。 那为首之人见白素从楼上下来,立刻趋前恭敬的道:「卫夫人好,敝姓王,是雄风俱乐部的负责人。卫先生今天光临敝店,他已徵得神旨,同意神驾暂厝贵府;现在神驾已到,请夫人指引摆设地点。」白素心想:「各行有各行的规矩,倒也不能唐突造次。」当下便客气的道:「王老闆,卫先生电话里说,要放在卧房里,这样不知妥不妥当?」王老闆呵呵笑道:「神明各有所好,此神最爱卧房!」他说完手一招,那两名粗壮汉子立刻抬起神龛,等待白素带路安神。 神龛终于暂厝在白素的梳 台上,王老闆将盖在神龛上的红绒布一掀,口中喃喃祝祷一番,便带着两名壮汉告辞而去。 白素仔细端详神像,只见其採立姿雕刻,大约有80公分高;神像的面目狰狞,赤足、坦胸露臂,腰间围一斑纹虎皮裙,其余并无特异之处。 白素心想:「既然牛郎店视为镇店之宝,其特异之处应在虎皮裙下吧?」不知是错觉还是真有其事,当她想到「特异之处应在虎皮裙下」时,彷彿听到有人说:「你掀开来看看啊!」她狐疑的四处张望,却不见人迹,不禁哑然失笑,暗道:「我怎幺神经过敏起来了?」她好奇心既起,便再也忍耐不住,遂大胆上前掀开虎皮裙。 裙子一掀,果然不出其所料,神像胯间真有一根不成比例的阳具。 那阳具唯妙唯肖,和真品无异,长度大约有十公分左右。 白素心想:「照神像比例放大,那这玩意不是有三、四十公分!」想到这,她只觉脸红心跳,下体似乎突然痒了起来。 白素躺在床上胡思乱想,不禁慾情渐起,绮念如潮。 很少手淫的她,羞怯怯地轻揉着饱满的大奶,难为情地偷摸着成熟的下阴。 逐渐增强的快感,一波接着一波,她在快慰的浪涛下,迷迷糊糊就进入了梦乡。 「夫人,欢迎光临!请跟我来。」两个英俊潇潇的年轻人,殷勤的将白素带进包厢,随即一左一右紧挨着坐在身边。 白素疑惑道:「这是什幺地方?我怎幺会到这里来?难道我在作梦?」左边那年轻人笑道:「夫人,我是小龙,他是小虎,我俩是雄风俱乐部挂头牌的搭挡,今晚特别来替夫人服务!」白素心想:「雄风俱乐部不是牛郎店吗?我一定是在作梦!」她正疑幻似真之际,右边的小虎又道: 「夫人,人生如梦,梦如人生;请尽情享乐吧!」小龙:「夫人,我先替你洗个脚,再作个脚底按摩吧!」白素:「替我洗脚?不行,我不习惯啦!」小龙:「唉呀!夫人,洗脚作脚底按摩,是现在最时髦的享受了;既可以美容,又可以治病啊!」白素:「这样啊?……嗯…… …好吧!」小龙蹲在白素跟前,一边熟练的替她脱下鞋子,一边讚美道:「哇!夫人,你的脚可真是一级棒,皮肤又滑又嫩,肌肉又软又棉,摸起来可真是舒服啊!」白素笑道:「你嘴还真甜,幸好今天我没穿裤袜,要不然脱起来就尴尬了!咦!你没盆没水,怎幺洗啊?」小龙挑逗道:「夫人,你就算穿了裤袜,我们一样有办法让你舒舒服服的脱下来。呵呵∼∼我这是特别服务,就凭一张嘴啊!」他说完,左手抓住了脚踝,右手紧握脚掌,一张嘴,就将白素的脚趾含入口中,熟练的吸吮起来。 白素猝不及防,吓了一跳,本能的就想将脚抽回,小龙经验丰富早有防备,她一挣之下未能挣脱,湿滑的舌尖,已在脚趾缝间钻探舔呧。 小龙嘴唆、舌舔、齿咬,轻重有序,层次分明。 异样的快感循着足趾逐渐往上蔓延,不一会便直透下阴。 白素难忍搔痒,不禁扭动身体,哼唧出声。 身旁的小虎见状,立即搂住她试图亲吻,白素转过头刚想说「不要」,小虎温热的大嘴,已封住了她的樱唇。 久旷的白素,在俩人职业化的侵袭下,防线尽失,门户大开。 身旁的小虎,一边吸吮她的丁香软舌,一边抚摸她柔嫩的大奶。 脚下的小龙,则顺着小腿、膝盖、大腿,一路向上亲吻。 瞬间,小龙湿热的嘴唇,已贴上白素成熟饱满的阴户。 丁字裤被拽开拉到了一边,灵巧的舌尖立刻长驱直入,穿梭舔呧湿润的肉缝。 白素慾火如焚,忍无可忍,不禁忘情的大叫起来。 此刻三人均已脱得精光,小龙、小虎各自握住粗大肉棒,示威般的在白素面颊、乳房上拍击。 白素神智忽地一清,心想:「就算是作梦,我也不应该这样放蕩随便啊!」于是挣扎而起,试图推拒。 俩人见她一副情急模样,误以为她饥渴难耐,于是一挺大肉棒,便準备提供进一步的服务。 「夫人,你的身体真是迷人,能为你服务,是我们最大的荣幸!」俩人御女有术,合作无间。 小龙仰躺着将白素往怀里拽,小虎则自身后搂住白素往小龙身上推。 白素和两个赤裸精壮的小伙子贴肉拉扯,只觉慾火流窜,筋软骨麻,身不由己便撅着屁股趴倒在小龙身上。 身后的小虎见白素撅起的大屁股,圆滚滚、白嫩嫩,那螺旋状的小屁眼,紧绷绷、密实实,真是美轮美奂,不插可惜。 他当机立断,一挺肉棒,便向白素紧缩的屁眼插去。 白素后庭紧嫩窄小,犹是处女之地,如今骤然遭受巨大肉棒撞击,一下子又那能进得去呢? 她「哇」的大叫一声,只觉后庭火热,疼痛异常;此时身下的小龙也挺着肉棒,由下而上朝她阴户里戳。 白素前后均遭夹击,吓得花容失色,浑身乱颤,慌忙使尽全力,拼命一挣。 一挣之下,天旋地转,彷彿骤然间从高处跌落,待她回过神来,却见自己正躺在卧房床下。 「唉哟!吓死我了!还好只是作梦!」她如释重负,却又惘然若失,梦中情景历历在目,高涨的慾情尚未退潮;白素长叹一声,不知自己到底是该庆幸,还是该感觉失望。 她失魂落魄的坐在床上,目光正对着梳 台上的神像,她漫不经心的随意一瞥,不禁大吃一惊。 神像胯下阳具竟然胀大勃起,呈180度笔直朝天! 原本围在腰间的虎皮裙已被撑得向上翻起,宛如一件奇形怪状的上衣。 「我的天!这怎幺可能?难道梦还没醒?」白素不可置信的揉揉眼,上前定睛一瞧。 只见那阳具由胯下翘起,直顶到神像鼻端,长度起码有三十公分。 它粗如儿臂,青筋毕露,硕大的龟头兀自微微颤动,实是狰狞可怖,望而生畏。 白素目瞪口呆,腿脚发软,竟然僵立在神像面前动弹不得,此时她突然清楚听到,神像正对她传达讯息。 「绿云罩顶,在劫难逃,献身本神,可免烦恼。」白素心想:「我不是疯了,就是还在作梦!」她呆立了一会,身体逐渐恢复正常,遂慌忙打开电灯欲待详细察看。 灯光乍亮,她本能地眨了眨眼,谁知就在眨眼之间,神像已尽复旧观,那条虎皮裙可好端端的还围在神像腰上啊! 铃∼∼铃∼∼床头电话响了好一阵,白素才迷迷糊糊醒了过来。 她拿起电话餵了一声,便听到小蔡道:「夫人,老爷刚才打电话来,说他已经到西安了,大概十天左右才会回来。他说夫人的电话没人接,因此要我转告夫人。」白素放下电话,看看时间已是下午三点,便伸个懒腰,起身走进浴室。 昨夜怪事连连,她必需舒服的泡个热水澡,以放鬆心情仔细思考。 「嘿嘿∼∼老爷不在家,这下机会可来了!」李嫂将白素的晚餐送上楼后,小蔡便紧张兮兮提心吊胆,直到李嫂将白素用过的餐具收拾下来,他才算稍微鬆了一口气。 他有意搭讪道:「李嫂,夫人今天胃口好不好?」李嫂白了他一眼,神气的道:「怎幺会不好?我作的菜,夫人向来都喜欢吃的,你看,一点也没剩!」小蔡闻言心中暗喜,当下又奉承李嫂两句,便偷偷摸摸朝楼上走去。 小蔡走到三楼楼梯口,立即小心谨慎的趴下,悄悄向室内窥看;只见客厅里空蕩蕩的,竟不见白素踪影。 他心中纳闷,心想:「奇怪!难道刚吃饱就去睡觉了?」他观望了一会,见没什幺动静,便大着胆,缓缓向白素卧房爬去。 白素果然就在卧房,她坐在床上呆望着神像,脸上满是疑惑不解的神情。 小蔡看看手錶,时间应该也差不多了,便又爬到楼梯口,走下楼去。 「好消息!夫人说老爷不在,家里没什幺事;大家放三天假,轻鬆一下!现在就可以走啦!」卫府除管家小蔡外,另有司机小陈、花匠老吴、煮饭的李嫂、负责清洁的陈嫂,合共五名下人。 五人中除小蔡外,其余四人均各有家室,因此也最盼望放假。 如今小蔡假传圣旨,四人丝毫不疑有他,片刻之间,便都兴沖冲的离开卫府。 四人一走,小蔡立刻关上大门,大摇大摆直上三楼。 自从神像安置卧房后,白素便三番两次有所感应,她既觉疑惑又感惊奇,于是便麵对神像凝神静思,试试是否可主动和神像取得连繫。 她枯坐了一会,只觉全身逐渐酸软无力,四肢竟然挪动困难。 她吃了一惊,默默祷告道:「大神啊!难道小女子有何不敬?您为何施法使小女子难以动弹?」她虔诚的祷告一会,忽然又听到同样一句话。 「绿云罩顶,在劫难逃,献身本神,可免烦恼。」白素心中默想:「大神啊!小女子愚昧,请您明示吧!」就像有心电感应一般,白素忽然清楚感觉到,神像开始和她对话了。 神像:「卫斯理绿云罩顶,你失身乃是定数,但是如献身本神,当可免除劫难!」白素:「大神,这从何说起?小女子一向洁身自爱,又已年近五十,怎幺还会失身于人呢?」神像:「天机不可洩露,到时候你就知道了!」白素:「那我会失身于何人呢?那个人我认识吗?」神像: 「认识!」白素:「啊!………请大神解除小女子身上禁制!」神像:「本神并未对你施禁!」白素:「那我怎幺会全身无力,难以动弹呢? 」就像电波断讯一般,白素突然就无法和神像再行连繫。 她心想:「糟糕!我现在几乎无法动弹,要是神像所言属实,那个人真来了,我不是任他宰割吗?」她焦急的试着挪动手脚,发觉手脚虽然勉强能动,但是却重如千斤,动作迟缓。 她洩气的缓缓躺下,心中不禁七上八下,忐忑不安。 小蔡紧张兴奋的走进卧房,只见白素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;虽说情势已完全在他掌握之中,但下人面对主人,心里总是有一种先天的畏惧。 他试探的叫了声「夫人」,白素闻言身躯一抖,随即怒斥道:「放肆!我的卧房你怎幺可以随便进来?还不快出去!」小蔡见她虽然怒骂,但却依然躺卧不动,不由胆气一壮。 他边脱衣裤,边淫笑道:「夫人,我就不出去,看你能怎幺样?」。 白素见他竟然脱去了衣裤,不禁心里有数,神像说的那人準是小蔡没错。 她心中思忖:「我早觉得他眼神不正,没想到他胆子居然这幺大,看来今天兇多吉少!」当下虚张声势的叫道:「陈嫂!你快上来一下!」小蔡听她叫唤陈嫂,不禁哈哈大笑道:「夫人,你别叫了,我已假传圣旨,放了他们三天假,现在家里除了夫人,就只剩下我了!」他说完,随手就在白素奶子上摸了一把,白素气得抬手就打,但手只抬起一半,便再也举不起来。 小蔡:「夫人,你体质真好,竟然还能动手,呵呵∼真是吓了我一大跳!」白素:「可恶!原来是你搞得鬼!你真卑鄙!」小蔡:「呵呵∼∼夫人,我可是有牌照的药剂师啊!怎幺样?我配的药很有效吧?」白素闻言心中一动,暗揣:「卫斯理阳痿,我老以为是神像作怪,莫非我推断错误,事实上是小蔡在暗中动的手脚?」于是问道:「你是不是也在老爷身上下药?」小蔡肆无忌惮的往白素身边一躺,一边抚摸她修长圆润的大腿,一边暧昧的说道:「夫人,我已经想你好久啦!有关你的一切,我都打听得清清楚楚了。你今年47岁,身高172公分,体重62公斤,血型A、天平座,三围38D、 28、38………」他口沫横飞,背出多野结衣在线串资料,但却只字未提,是否在卫斯理身上下药。 「我的资料你既然这幺清楚,我夫妇俩是什幺样的人,你应该知道吧?」「呵呵∼∼你夫妇俩大名鼎鼎,我怎幺会不知道?不过我只对夫人有兴趣,呵呵∼∼ 」「我已经是四十七岁的老女人了,你又何必对我这样?」「呵呵∼∼这都要怪我弟弟啰!我弟弟说:夫人虽然已经47岁,但一身嫩肉光滑柔软,可一点也不比17、8岁的小姑娘差,要是能弄夫人一下,保证清凉退火,滋味无穷啊!」白素一听大感讶异,便问道:「你还有个弟弟?他是干什幺的?」小蔡抓住白素手掌,强拉至胯下握住自己硬梆梆的肉棒,淫笑道:「我弟弟就在这儿,你自己问他好了!」白素羞得满脸通红,但又无力反抗,只好怒骂两句,以发洩心中愤恨。 小蔡愈发得意,他七手八脚将白素脱得精光,不三不四的道:「夫人,你还真骚啊!都一大把年纪了,还学小女生穿丁字裤!」白素气极,闭眼不发一语,但小蔡却不肯让她耳根清静,他嘻皮笑脸的道:「夫人,我进来工作后,就千方百计偷窥你的身体,这两年以来,也侥倖看到过几次。每当我看到你裸露的身体,就会作一首诗以为纪念。我现在念两首给你听听,你看作得好不好?」「夫人今年四十七,青春常注真美丽,肌肤滑腻白又软,最是迷人小浪屄!玉腿修长嫩又滑,胸前一对大咪咪,香臀耸翘风情好,作爱保证得第一!」他抑扬顿挫,边唸边解释。 白素是有古文根底的,见他用语粗俗下流,还自鸣得意,不禁哑然失笑。 小蔡见白素一笑,可乐坏了,他得意洋洋的道:「夫人,不是我吹牛,你身体的每一部位,我都有办法作诗讚美,不信我当场作一首给你看!」他一边用手指轻抠白素屁眼,一边胡诌道:「屁股两瓣嫩又白,中间夹个小屁眼,屁眼小小紧又密,我想进去钻一钻!」白素被抠得痒澈心扉,那还有心情听他胡诌? 小蔡见她白嫩嫩的屁股乱扭,不觉愈发来劲。 他将白素翻过来趴着,然后拿两个枕头垫在她肚皮下。 如此,白素的屁股便朝上撅起,阴户和屁眼均一览无遗。 只见那屁股丰满多肉,又圆又翘,那阴户肉缝微开,饱满潮湿;那褐色的屁眼呈螺旋状微皱,密实紧凑,撩人遐思。 白素见小蔡将自己摆成此种姿势,显然立刻就想要侵犯自己,便急急叫道:「你还没告诉我,是不是也在老爷身上下药呢!」小蔡嘿嘿一笑,慢条斯理的道:「反正时间很多,我也不怕你藉故拖延,我就老实告诉你好了!没错,老爷性慾减退,阳痿不举,确实是我下的药。我原想趁夫人欲求不满,趁机勾引夫人;谁知道夫人却规规矩矩,使我无机可趁。嘿嘿嘿∼∼我现在可要改变计画,人财两得了!」白素闻言一惊,忙问道:「什幺人财两得?」小蔡笑道:「我乾了管家后,才知道老爷名下的财产多到花不完,嘿嘿∼∼这几天我会使尽浑身解数,让夫人风流快活,如果夫人嚐到滋味,愿意继续和我保持关係,那事情当然好办啰!否则的话∼∼∼呵呵,我自然还有别的办法。」白素冷哼一声道:「你想得倒挺美!你难道不担心老爷找你算帐?」小蔡得意的道:「我仔细研究过老爷的所有着作,他粗枝大叶,有勇无谋,远不如夫人精明干练,思虑周详。我根本就不担心老爷,我只担心不能让夫人快活!」他说完,便将嘴贴在白素屁股沟上,舌头一伸,就舔了起来。 白素「唉哟」一声,只觉阴户屁眼已同时遭到肆虐。 小蔡一会用舌头大力刷舔阴户,一会又用舌尖轻钻屁眼,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交互刺激,使得白素忍不住浑身乱抖,淫水直流。 她颤声道:「我如果答应和你合作,那老爷的阳痿能治好吗?」小蔡蓦地停止动作,嘿嘿阴笑道:「夫人,你还真是疼老爷啊!只要夫人愿意合作,我保证老爷很快就能生龙活虎!」白素疑惑道:「真的吗?那会不会留下什幺后遗症?」小蔡笑道:「夫人,你放心!我用在老爷身上的药,会随着人体新陈代谢自然排出,老爷只要停用药物,很快就可以恢复正常了!」白素道:「你既然在老爷身上下药,为什幺医生检查不出来?」小蔡说道:「医生只是作身体的检查,又不是作药物检验,当然检查不出来啦!」白素又问道:「既然药物会随着新陈代谢排出,那你不是每天都要对老爷下药?」小蔡道:「是啊!我每天替他泡茶,就顺便加在茶里,也不麻烦啊!」白素哼了一声道:「你还真是处心积虑,用心良苦啊!」小蔡淫笑道:「夫人,你稍等一下,我马上就来让你舒服!」他说完,光着屁股就跑了出去,白素觉得莫名其妙,不知他到底搞什幺鬼,一会儿,小蔡扛着摄影机回到卧室,白素方悚然心惊。 小蔡上下跑了两趟,将灯光设备搬齐,然后熟练的开始架设各项器材。 白素惊慌失措,六神无主,心想:「糟糕!真要被他拍成小电影,我这辈子可全毁了!」突然,神像的感应又来了! 神像:「现在你相信了吧?献身本神灾祸立解,你愿意吗?」白素心想:「与其失身小蔡,身败名裂,还不如献身神只,消灾解厄!」当下便在心中默想:「我愿意!」她此念一起,立时便觉得全身火热,慾念如潮。 她慌忙在心中默祷:「大神!现在可不是时候啊!您也不必急在一时嘛!小蔡就在眼前,您叫我怎幺献身嘛!」神像:「凡眼怎识真滋味?春情蕴酿趣更浓。无碍!」白素还想抗辩,一根无形的长舌,已灵活无比的钻入她的肉缝;她只觉春心蕩漾,慾火陡然间便旺盛的无法控制。 小蔡听到白素呻吟,不禁转头察看,只见她两手紧抓床单,屁股乱扭乱摇,一副欲仙欲死的模样。 他疑惑的趋前近看,发现白素两片阴唇竟左右分开,露出里面樱红成熟的肉穴。 那肉穴开合蠕动,阴唇翻进翻出,穴内淫水嗤嗤作响,就好像真有根阳具在大力抽插一般。 「咦!怎幺会这样?夫人自慰的功夫,可真是出神入化啊!」小蔡啧啧称奇之下,并无暇细想。 他将白素翻身面对镜头,然后打上灯光作最后校正,待一切布置妥当后,他得意洋洋的挺着鸡巴,大叫一声:「夫人,我来啰!」便飞身扑向白素。 也不知是神像有灵,还是小蔡的命运不济,他飞身而起时,脚下刚好缠住连着摄影机的电线,只听「砰」的一声巨响,摄影机不偏不倚正好就砸在他后脑勺上。 小蔡「轰」的一下,便颓然趴倒在床上,也不知是死是活。 亲眼目睹一切的白素,不禁惊呼出声,她瞥了神像一眼,心想:「大神!这样安排也太离谱了吧?他要是这副模样死在我的床上,我不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吗?」她心中虽然埋怨,但下体传来的快感却愈加强烈,显然神只丝毫未受影响,仍在继续享用她成熟的蜜穴。 小蔡突然爬了起来,他两眼茫然的穿上衣服,随即摇摇晃晃的走下楼去。 方经高潮的白素见状,又开始耽惊受怕,但直到她恢复行动能力,小蔡却始终未再上楼。 世事有时曲折複杂,有时却又直接了当。 次日,交通队来电:「小蔡昨夜车祸身亡,请通知家属处理后事。」卫斯理兴沖冲的打电话回来,他语气高亢的道:「素!我好了!明天就赶回去,你等着讨饶吧!」白素原本躺在床上昏昏欲睡,听完电话不禁睡意全消。 她心想:「卫斯理迫不及待想一逞雄风,显然已经完全好了。他醋劲颇大,小蔡的事情,到底要不要据实告诉他呢?」白素一想到小蔡,忍不住从心里生出一股寒意,那天要不是自己答应献身神只,事情恐怕真要糟糕! 白素想着想着,脸就红了起来,她心里嘀咕道:「这淫神也真是的!当着小蔡的面,就硬要和自己那个,简直羞死人了!」虽然已是六七天前的事,但那种紧张刺激的销魂滋味,却仍在心头萦绕;白素心中一荡,两腿不禁夹紧了丝被。 「我明天就要回去了,你还没正式献身呢!」清晰的话语突然响起,白素不禁吓了一跳;她转头一看,不由又是一惊。 只见神龛前竟站着一名皮肤黝黑,高鼻深目的赤裸汉子,瞧他面貌与神像一般无二,只是尺寸放大,已宛如真人。 白素目瞪口呆了好一会,才震慑心神,疑惑的问道:「您……就是………大神……小女子不是………已经献过身了吗?」那人呵呵一笑道:「本神法体已现,现在就用白话开示吧!所谓献身,是你取悦我,并非本神取悦你,你可明白?」他说完,便双手叉腰,倨傲的站在神龛前面。 白素闻言恍然大悟,不禁满脸通红。 她心想:「他既不坐又不躺,却叉腰站立,不是摆明了要我先替他吸那玩意嘛!」白素向来规矩正经,除夫婿卫斯理外,可从未替他人作过这事;此刻眼前虽为神只,但她仍觉娇羞无限,难以为情。 「呵呵∼∼你既然害羞,本神便助你一臂之力!」白素正犹豫之际,突觉眼前一花,卫斯理竟然可怜兮兮的站在跟前;他垂头丧气套弄着阳具,满脸愧疚的望着自己。 白素又是心疼,又是怜悯,慌忙上前跪在胯下,捧着阳具便吸唆起来。 「咦!不对,卫斯理不是还没回来吗?他怎幺会在这里?」这念头一闪即逝,瞬间白素的注意力,已全被胀大的阳具所吸引。 只见它粗如儿臂,坚硬火热,青筋毕露,活蹦乱跳;真是神威凛凛,令人望而生畏。 「卫,你怎幺变得这幺粗,这幺大?好可怕喔!」神魂颠倒的白素,见夫婿阳具突然脱胎换骨,粗长倍增,不禁喜出望外。 她每舔一下,就觉心头一跳,每唆一口,就感下体一痒。 充满活力的阳具,触发她亢奋的情慾,白素只觉春情蕩漾,下体空虚。 她心想:「若是再不将阳具纳入体内,我真会饥渴的发狂!」。 「卫!你别站着了,我们到床上去吧!」白素娇媚诱惑的发出呼唤,卫斯理立即从善如流,仰躺在床上。 白素迫不及待腾身而上,抓住那大肉棒就朝阴户里塞,只是肉棒过于雄伟,一时之间竟难以如愿。 她一边扭动屁股调整方位,一边急切的叫道:「唉呀!你也帮帮忙嘛!」她这幺一叫,手中肉棒陡然间便细了许多,只听「嗤溜」一声,肉棒便顺畅的滑入,直顶到底。 白素酣爽畅快之余,不禁深觉诧异,她心想:「奇怪!又不是如意金箍棒,怎幺忽然变细了?」「呵呵∼∼神根正如金箍棒,粗细长短尽随人意,总之要你舒服便是!」白素闻言一惊,低头一瞧。 怪怪! 身下这人那是卫斯理啊? 他黝黑乾瘦,高鼻深目,可不正是那个淫神啊! 此时阳具在体内迅速胀大,瞬间已到达忍耐极限。 白素只觉下体肿胀欲裂,便向后一撅屁股,想让阳具从体内脱出。 谁知她屁股一撅,快感立至,体内敏感部位,全都受到无微不至的搔刮。 那种欲仙欲死的滋味,使她屁股起而又落、落而又起,不知不觉,便快活的套弄起来。 此刻,身下何人已不重要,她大奶晃蕩,屁股乱摇,只渴望那片刻的快意逍遥。 就在白素放浪形骸之际,淫神口中突然窜出一条分岔长舌,那长舌两岔犹如蛇信,倏忽已分别啄刺着白素敏感的乳头。 舌尖一刺乳头,白素便打个冷颤,子宫一缩。 剎时,白素冷颤连连,子宫猛缩,那种舒服畅快,简直无法言喻。 平日高贵端庄的白素,在欲焰狂涛下再无矜持,她伏身紧紧抱住淫神,张嘴吐舌便主动献上香吻。 愉悦快感如潮水般一波接着一波,白素随即没顶于——销魂的慾海。 「卫,你那天去牛郎店到底发生了什幺事?快说嘛!」「我那天到牛郎店找王老闆,王老闆劈头就说:『神明已有指示,我只要参加考古队到西安去,就会知道事情真相。』我说:『你知道我为什幺找你吗?』他说:『不知道,不过神明知道。』我听他张口闭口都是神明,真想上去搥他一顿。他见我面色不善,就将『镇店之宝』请出来,要我自己跟他沟通。」「哼!年纪一大把了,还动不动就想打架!后来呢?」「我又没真打,你紧张什幺?后来那『镇店之宝』就跟我说话,嗯∼∼也不是他真跟我说话,是我感觉到他跟我说话。然后我就去了西安,『镇店之宝』就暂时移驾你的卧房。对了,那『镇店之宝』已经回去了是吧?我还有事情想问他呢!」「今天一大早,王老闆就接回去了。你要问『镇店之宝』什幺事?」「他要我跟考古队去西安,还说:『去了就会知道事情真相。』结果我去混了十多天,只找到一片破瓦,上面用小篆写着『家贼难防』四个字。我要问他,到底这是什幺意思?」白素叹口气道:「不必问他,我来告诉你吧!」于是将小蔡的事,择要说了一遍。 卫斯理边听边骂,听完后恨恨的道:「可恶!原来是这死家伙搞得鬼!害我垂头丧气了好一阵子!………嗯………你没被他怎幺样吧?」白素嗔道:「不是跟你说了嘛?他刚想怎幺样时,神像就显灵,藉摄影机把他给砸晕了………」「哇!真是好险!不然我就要戴绿帽子啦!………咦!神像为什幺要移驾你卧房呢?」 一片破瓦,上面用小篆写着『家贼难防』四个字。 我要问他,到底这是什幺意思? 」白素叹口气道:「不必问他,我来告诉你吧!」于是将小蔡的事,择要说了一遍。 卫斯理边听边骂,听完后恨恨的道:「可恶!原来是这死家伙搞得鬼!害我垂头丧气了好一阵子!………嗯………你没被他怎幺样吧?」白素嗔道:「不是跟你说了嘛?他刚想怎幺样时,神像就显灵,藉摄影机把他给砸晕了………」「哇!真是好险!不然我就要戴绿帽子啦!………咦!神像为什幺要移驾你卧房呢?」看乳湿湿